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坑人的博客

传家有道惟存厚 处世无奇但率真

 
 
 

日志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2  

2014-09-12 21:43:32|  分类: 王羲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集王圣教最佳拓本之争由来已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曾捧出过无数个英雄,却没有真正的赢家。究其根本,何为佳拓?这个标准人人心中皆有不同,正如美女无法用一把尺子量出,所谓佳拓往往也是见仁见智之事。

古人看圣教最喜论肥瘦,有先肥后瘦说、先瘦后肥说、先肥后瘦再肥说、先瘦后肥再瘦说、先………………总之莫衷一是。最后只好用“心定”大法——说你好你就好不好也好,当然还有崇恩那样先喜肥后喜瘦审美调头180度的。

实际上有宋一代集王圣教碑石没有被挖凿过的可靠记录,如果有变化,只是石面的自然磨损与风化,而一切“变”都是有过程的,石质如此之佳,相近时代的拓本不可能产生极瘦或极肥的“突变”。如果我们以二十本宋拓并观,最吸引我们注意的是拓工与拓墨的差别,纸厚度不同、用墨不同、拓时湿度不同、拓包尺寸不同、拓手不同、拓制工艺不同、后期加工不同(例如装裱与描补),很容易令同时的拓本产生各种肥瘦变化假象;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保存状况,几个偏肥的本子多是纸基疲旧,纤维疏散,多次重装过程中的揭损与干湿变化的拉伸令字口显得宽博。我的结论是:在集王圣教的宋拓本中,由拓本原因导致的主观肥瘦差异远大于由于时代差别造成的实际碑字肥瘦变化。当然,这个结论仅限于此碑之宋拓本,不宜推而广之。

再说拓本的“精神”。如果惯读碑帖题跋,会发现这个词已经被很多评论家搞得形而上得不得了,具体可以代表:拓工精细、字脚爽利、存字多、墨色醇古、保存完善、装裱得宜等等等等…………而最常被人误解的就是:“精神”的拓本一定要黑白分明。这个不是错,是大错特错。还记得去年说四欧堂本化度寺,很多人质疑王壮弘先生所说的“精光四射”为什么印本没有体现出来,其实我猜王先生的意思只是说墨色醇古(旧)有韵味而已。集王圣教西泠木夹子的墨皇第一本同样遭到过这样的批评,很多人问为何不如老印本“精神”,可叹美人以真面目示人却难得知音。“精神”是感觉、情感的反射,实际宋拓至今近千年,哪可能如近拓一般如白染皂?看多了经过滤光处理的印本,千万不要错以为古拓也是如此。“精神”是可以投其所好而伪装的,不能用来校碑,更不用提精确地比对研究。之前分析九成宫碑时曾揭秘了号称天下第一精本的端方本之“制造”内幕,还有扬名已久的所谓王存善藏卫景武公碑“宋拓本”,眼睛很易被这些假象而蒙蔽,看起来好不一定是真好。反倒是看到特别“精神”的古拓时,宜再思再审。

在一众宋拓中寻早本或有可论(这个议题容后细谈),挑个人人公认的“最佳本”我却无能为力。退而求其次,我们来谈谈宋拓“标准件”。所谓标准,其构成主要有两个条件:一是要求其信息量大、细节丰富,拓工好,包括有效与无效信息(其实这些与碑字不直接相关的“无效”信息反倒在校碑中常起到决定性作用),令其最能反映该时代碑面真实状况;二是要求拓本后天的修改与改变相对少(这个条件只能是相对的),填、描、破、损、改总体水平控制在最低。满足这两个条件的拓本,将可以成为比对中的基础点,其他各本所反映的信息均是在其上做减法。

经过二十余个可见宋拓本的比对,我所选标准件是……………………上图的张应召本。


国博的张应召本经王先生提点已是誉满天下,而上图所藏之张应召本(旧有称翁方纲跋本)虽经多次出版,名仍不甚著。借“翰墨瑰宝”再次原色精印之机,该是时候认识它的应有地位了。

作标准件不是轻松的事,要人无我有、人有我精,据上文的两个条件,除破损控制在低限外,要求填描最少、细节力最强。大家可注意到我并没有特别强调拓工,因为很多时候拓工给人的感觉也是相对的,比如经整体填底看起来一定精洁,但代价是损失了最宝贵的细节力,我们熟知的名拓刘铁云本、刘正宗本、墨皇第一本、王镛本皆是如此。

上图张应召本正是最接近这些条件的北宋拓。它的填描在已出版所有宋本中是最少的,石面包括石花、裂纹、擦痕等细节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留,许多其他本中如隔雾一般抓不住、摸不着的信息在此本中也一清二楚。随便举一个,第五行“慈”字,原碑面如字带枷般的石花往往被填底所遮掩,实际能看到此石花的宋拓尚不足三成。再如三行“难”字右侧三条斜向石擦痕,宋拓本也多被填,还有填得剩两条、一条、半条的……这样的例子实在举不胜举。

 

       

另两本亦是有力竞争者:晚翠轩本、筠清馆本,非其不强,只是强中更有强中手罢了。晚翠轩本与筠清馆本建国后均无一手材料新印本,更不用提原色;而上图张应召本借“翰墨瑰宝”原色精印重焕生机,成为当仁不让的标准件“冠军”。


大家看帖最关心的是结论,而我写帖最感兴趣的是命题与讨论的过程。其实有的时候,有疑问比无疑问好,没有结论胜过强下结论。今天我们来谈谈传说中北宋早拓本的证明问题。

问:能不能用前文确定的宋拓标准件来帮助解决北宋早拓的问题?

答:当然可以,这就是标准件存在的意义。比如诸家记述北宋早拓的特征中,多有一条关于裂纹的:碑裂纹仅见末行“文林郎”之“林”字处,廿九行“尚书高阳县”之“书”字无裂纹;北宋晚期拓本裂纹则至“书”字。然而要解证“书”字的准确裂纹状况,仅在原地找证据是不够的,必须要向更大的信息库里面探寻。

我们先来看看北宋时期的裂纹发展,这里是从上图张应召本中选出的图像: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五)北宋早拓的那些事儿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五)北宋早拓的那些事儿 

我们看到的是裂纹一路由左下向右上,经卅行“林”字、廿九行“书”字、(廿八行碑无字)、廿七行“多”字到廿六行“无”字,如果继续循着拓本中的痕迹向前找,还可以看到裂纹在(廿五行“空”字补纸无法查断)、(廿四行碑无字)、廿三行“赞”字、廿二行“添”“流”二字间、廿一行“传”字的明确踪迹,北宋时裂纹最少可证的就有这么长!如果说前人看出了两行裂纹,我们却可看到至少十行。这就是标准件强大的信息量!

了解了裂纹的准确位置与北宋晚期底限形态,我们再来看看被誉为北宋早拓第一本的国博张应召本。卅行林“字”已裂,廿九行“书”字是寻不到明显裂纹的痕迹,但如果跳过无字的廿八行,我们其实可以清楚地看到廿七行“多”字的裂纹,与北宋晚期特征完全一致。裂纹的生长必须是连续性的,这些铁证说明此本廿九行“书”字是经过填描的。如果依载国博另一北宋早本特征与此完全相同,只能说明两本“书”字都是描出来的。而这一著名的考据点将永远退出历史舞台。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五)北宋早拓的那些事儿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五)北宋早拓的那些事儿

问:既然“书”字失效,那北宋早本最有名的断据六行“以”字有效性如何?

答:首先,这个字是所有被各家提及的北宋早本唯一共通的特征,这包括了国博张应召本、国博沈乙盦跋本、故宫朱翼盦本、上图蒋衡本和上博(据王壮弘先生记)王文治补缺本。五本六行“所以空有之论”之“以”字均为右半起笔处未泐粗(其中蒋衡本、王文治补缺本六行“耶正于焉纷纠”之“纷”字分部首笔已损,另三本未损,以为早晚之分),这个考据点的存在是北宋早本的生命线。

“以”字右半起笔处的确原本为细笔,后而泐粗。北宋晚本呈现已泐粗的面貌,而泐粗前的原本面貌我们可以从同碑的众多个“以”字中得出。值得讨论的无非是泐粗的时间和这五个未泐粗本的“以”字面貌是否有效,现在我们已见的可靠图像资料加起来却只有两个半份(蒋衡本图片尺寸太小):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五)北宋早拓的那些事儿  国博张应召本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五)北宋早拓的那些事儿  蒋衡本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五)北宋早拓的那些事儿  朱翼盦本

直观地看,蒋衡本字形与张本朱本有别;朱本此字为单剪,初时以为从他处移来,后经与全碑无数个“以”字比对,并无相近者,方排除了怀疑;然张本与朱本在起笔处皆不甚洁净,是北宋初已开始显现微泐的迹象?还是两本均动过手?其他未公开的两本又是什么模样?答案依然在风中飘扬~~~

大家可能觉得平白无故怀疑两本均描(应该说是五本皆描)没什么道理,其实这并非空穴来风。如果我告诉您还有至少七本宋拓“以”字都确证被填,跨度从北宋到南宋(他们分别是:刘正宗本、刘溎年本、韩逢禧本、墨皇第二本、赖古堂本、朱卧庵本、中华书局本),您又会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古来集王圣教多以瘦为美,又多用于习字,习字帖字形完整很重要,所以多填描,而填手总是因其喜好风格来修形,因此在很多现存的本子中都可看出这种“塑身”式的处理,将笔划泐粗与绽石花处描成细瘦。议题二中收录的南北宋考据中三行“盖”字、五行“而”字、十三行“褒”字的填描都是这种实践,而更多几乎每本皆填的地方我甚至都没有收录(因为根本找不到足够的良性样本)。

“以”字的谜题也要靠比较方能摸出些线索,确证的北宋晚期“以”字形态是这样的:右起笔处泐痕向右上发展呈方角状,泐痕内尚存极小点状石面,随纸墨差别有的可见有的不见,此特征南北宋完全一致。此处泐粗十分显眼,因此填描修改亦是常情,确证的本子中主要有两种填法:一种是偷懒,直接将右上角描掉,但起笔处目视仍有粗的感觉(如刘正宗本、刘溎年本、韩逢禧本、中华书局本);另一种是参考了碑中其他“以”字的形式精描,整体“瘦身”(如墨皇第二本、赖古堂本、朱卧庵本)。正因为是依自身理解而描,所以形态上均小有不同。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五)北宋早拓的那些事儿  上图张应召本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五)北宋早拓的那些事儿  刘正宗本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五)北宋早拓的那些事儿  赖古堂本

了解了这些,再来看北宋早本的“以”字,有没有经精描的可能?起笔处为什么不洁净?形态为什么有所差别?在此不做结论,大家可自由心证。

在一些校著中提到过北宋早拓的另一考据三行“然而天地苞乎阴阳而易识者”之“然”字,其实还有三行“贤哲罕穷其数”之“数”字等不少未经发掘的差异点,都可以用上述的多本比对法得出存疑的结论。

问:故宫朱翼盦本是除国博二本外最被人熟悉的北宋早拓了,该怎么看待这个本子?

答:对于北宋早本的认定,故宫似乎与民间比较通行的考据系统不同,所看重者为三行“然”、八行“重”、廿一行“显”、“缘”等诸字。从前几个议题的讨论中,我们可以轻松排除“重”、“显”二字的有效性,“缘”字本无实际分别,“然”字最多是存疑。那么再以民间的考据系统看,“以”字前一个问题已讨论过了,现在核心焦点是六行“耶正于焉纷纠”之“纷”字。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五)北宋早拓的那些事儿  国博张应召本

  朱翼盦本

二字相比,优劣立现。首先两字上部石花处都经过填描,墨色与它处显然不同,分部左撇笔无论是拓墨、笔划形态、周边细节特征都可看出朱翼盦本为完全填描而来(甚至右侧本该有的捺点竟给填失了),而在这点上国博张本基本没有明显破绽,可信程度远远高出。如果说真的存在“纷”字撇笔尚存的北宋早本,国博张本显然仍是第一选择。

同时,经过以上各项比对,我们基本可以确定朱翼盦本实是一个北宋晚本。


结语:关于北宋早本的讨论远未至结论之时,我们希望通过更多材料的披露和研究,有朝一日能够真相大白。


印本综述是版本控们的最爱,集王圣教在众碑中可占三“最”:宋拓最多,出版最多,佳印最多。由于印本实是数不尽数,这回统计将依优先级登载:首先是一手材料印本,其次是晚清至民国时期旧印本之翻印(如已有新出一手材料印本,则旧本之翻印均不载),所有翻印自新印本者一概拒入。

(一)北宋拓:

张应召本(甲种),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最佳印本为作家出版社“中华法书文集”原色册页近原装本;其它有日本柳原书店《中国历史博物馆藏法书大观》、上海书画出版社“历代法书萃英”、“历代名帖自学选本”等黑白印。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张应召本(乙种),又常名翁方纲跋本,现藏上海图书馆。最佳印本为上海古籍出版社“翰墨瑰宝”原色册页精装本,先出套装版,后出单行版;其它有上海古籍书店12开黑白印。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刘铁云本,现藏日本三井。最佳印本为日本二玄社“原色法帖选”原色册页精装本;其它有作家出版社“中华法书文集”原色印。另有二玄社“扩大法书选”原色放大印,虽仅择前456字,但微距摄影极精细,信息量丰富。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崇恩墨皇第一本,现藏天津博物馆。最佳印本为西泠印社“碑帖善本精华”木夹子原色册页近原装本;其它有文物出版社蓝皮8开原色印。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戴明说本,又常名王铎跋本,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印本唯见故宫原色册页原装复制品,印制较佳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刘正宗本,旧称陕博本,现藏西安碑林博物馆。最佳印本为文物出版社线装原色宣纸本;其它有文物出版社蓝皮8开、上海古籍出版社“西安碑林名碑精粹”原色印,以及文物出版社精、简两种线装珂罗、12开、16开“历代碑帖法书选”、陕西人民出版社“陕西名碑拓片选”、蓝皮线装等黑白印。另有原色珂罗复制品正制作中。

 



王镛本,又常称松烟拓本,现藏日本三井。印本较佳者有东京国立博物馆\上海博物馆\朝日新闻社印《法书至尊》原色与日本二玄社“中国法书选”黑白本。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刘溎年本,现藏朵云轩。印本仅见上海书画出版社“中国碑帖名品”原色本,印制较佳。另有上海书画出版社“铭刻”原色放大印,微距摄影极精细,信息量丰富。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殷铁盦本,现藏中国国家图书馆。印本见北京图书馆出版社《中国国家图书馆碑帖精华》原色本与“中国国家图书馆碑帖精华·名师指导”黑白本(缩小较明显),但均有小遗憾。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晚翠轩(比田井天来题签)本:印本见日本书艺文化新社“中国の书道”、日本东京书籍“中国碑法帖精华”、省心书房复刻版《书苑》杂志第三卷第十号特辑“集王书圣教序号”等黑白印,还有吉林出版集团“老碑帖系列”人工彩色本,均似翻印自晚翠轩民国旧印本,质量平平。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筠清馆本:现藏日本黑川古文化研究所。印本仅见吉林出版集团“老碑帖系列”人工彩色本,质量平平且缩小较明显,翻自民国艺苑真赏社印本。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周文清本:现藏上海博物馆。印本仅见吉林出版集团“老碑帖系列”人工彩色本,质量平平,翻自民国有正书局印本。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朱翼盦本: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此本首行补配明本,末行缺。印本见紫禁城出版社“故宫博物院珍藏历代碑帖墨迹选”黑白本等,质量差(仅存字形,比对时无法使用,只得采用原拓高清电子文件校碑)。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郑板桥本 :现藏四川博物院。印本仅见四川美术出版社黑白本,质量最差,摄影模糊。

 



(二)南北宋间拓:

韩逢禧本:印本仅见上海书画出版社《书法自学丛帖.行草(上)》黑白本,质量较差。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三)南宋拓:

整纸本:现藏西安碑林博物馆。印本仅见文物出版社黑白珂罗卷轴本,印制较佳。纸有破损,但极为难得,是现存最早的碑刻整拓本。另有原色珂罗复制品正制作中。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朱卧庵本: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最佳印本为日本二玄社“原色法帖选”原色册页精装本;另有日本同朋舍“书学大系”黑白线装本等,印制平平。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程瑶田本:现藏中国书店。印本仅见中国书店原色微喷册页复制品,印制较佳。有虫蛀。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李瑞清本:印本仅见中华书局黑白线装珂罗版,有配补,印制精。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三井 “崇恩本”:有称姚世钰本,现藏日本三井。印本见日本二玄社“书迹名品丛刊”黑白本等,印制平平。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崇恩墨皇第二本:印本仅见吉林出版集团“老碑帖系列”人工彩色本,质量平平,翻自民国无锡理工社印本。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赖古堂本:印本仅见吉林出版集团“老碑帖系列”人工彩色本,质量平平,翻自民国艺苑真赏分社印本。

 

集王羲之书圣教序碑宋拓本印本的梳理(六)新中国宋拓印本综述

其他新中国后未见原大新印的宋拓本计有:
- 日本晚翠轩黑白珂罗版印“天下第一本”,北宋拓
- 日本西东书房黑白金属版印孔固亭本,现藏日本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南北宋间拓
- 台北故宫博物院《晋唐法书名迹》缩小原色印吴之彦本,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南宋拓
- 日本博文堂黑白珂罗版印罗振玉残本,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南宋拓

以上共收全本印出的宋拓二十有六种。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