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坑人的博客

传家有道惟存厚 处世无奇但率真

 
 
 

日志

 
 

中国书法评判的昨天  

2017-05-31 15:32:37|  分类: 孙过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书法评判的昨天

http://finance.ifeng.com/roll/20130308/7745842.shtml

■王根权

中国书法从问世的那天起,书家们相互之间的比较就伴随而生了。最初的比较当然则重于互相学习。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书法与名利挂钩后,书家们相互之间的比较暗暗变为书艺优劣高下的比较和名气大小的竞争。根据中国书法评判内容和形式的发展变化,我们以中国书法家协会的成立为标志,将中国书法的评判分为两个阶段,即中国书法评判的昨天和今天,进行梳理。本章节重点梳理《中国书法的昨天》。一、中国书法昨天的评判现象

为了了解中国书法昨天的评判现象,这里仅列举中国书法史上具有影响的几例书法评判事例。

1.王献之的“胜父说”

孙过庭的《书谱》中有这样一段记载:“以子敬之豪翰,绍右军之笔札,虽复粗传楷则,实恐未克箕裘。况乃假讬神仙,耻崇家范,以斯成学,孰愈而墙!”这段话的意思是:以王献之的笔墨去继承王羲之的书法,那是远远达不到的。虽说王献之是在学习王羲之的书法,但仅仅只学到了其中的一些大概的规范规则,实际上恐怕还没有掌握王羲之书法艺术中的必需必备的基本技法技能。更何况,他假托自己的书法艺术是由神仙所传授,耻于承认自己的书法是受家庭教育。以这样的学习态度和方法学习书法,怎么能够掌握书法的要旨?简直就和面墙差不了多少。

这段话里有几个名词典故需要说明一下。未克箕裘:意思是还没有掌握专业必需必备的技能。“箕”,竹制的簸箕,也指制箕。“裘”,皮制的衣服,也指制裘。《礼记·学记》曰:“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孔颖达疏:“积世善冶之家,其子弟见父兄世业陶铸金铁,使之柔和以补治破器,皆令全好。故此子弟仍能学为袍裘,补续兽皮,片片相会,以至完全也。……善为弓之家,使干角挠屈调合成其弓,故其子弟亦睹其父兄世业,仍学取柳和软,挠之成箕也。”孔颖达对“裘”、“箕”的解释是,陶铸金铁的世家,为了使自己的子弟能继承家业,让他们先学制裘,为的是他们将来修补破器时具有局部和整体的概念。制弓世家,为了使自己的子弟能继承家业,让他们先学制作簸箕,掌握柳条的弯曲,以便今后制弓时能很好地把握弓的弯曲程度。

假讬神仙:王献之编撰了一个故事,说自己的书艺是神仙传授的。事见王献之《论书表》:“臣二十四,隐林下,有飞鸟左手持纸,右手持笔,惠臣五百七十九字。臣未经一周,形势仿佛。”意思是说,他在二十四岁的时候,在一片树林子里潜心学习。一天天上飞来了一只神鸟,神鸟的翅膀变成了人的手,左手拿着纸,右手握着笔,给他写下了五百七十九个字。他经过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将这些字临摹的很相像。

崇尚家范本来是一件荣耀的事,王羲之是大家认可的书法大家,王献之跟着自己的父亲王羲之学习书法,按说应该为有这样的父亲和老师骄傲才是。但王献之不是这样,他发现了中国书法的评判品评没有标准,可以胡评乱评,在书法名利的驱使下,他要让自己的书名超过父亲。要让自己的书名超过父亲,就要找到一个书名超过父亲的说辞,要做这方面的社会舆论宣传工作,故而编撰了一个所谓的“书艺神授”故事,用这样一个故事,就可以欺骗世人。王献之不愿意承认受家庭教育这一事实,如果承认了受家庭教育这一事实,就相当于承认了自己的书艺不如其父。说自己的书法是受家庭教育则降低了自己的书名,他认为这是一种自我否定,是一种耻辱。说自己的书法艺术是神仙传授的,王羲之的书艺水平再高他也是人,他不是神,神仙当然要高于王羲之了,神仙传授的书艺水平自然也就高于王羲之了。这就是王献之“假托神仙”的目的和用意,王献之在中国书法的评判问题上放了一颗烟雾弹。

孙过庭认为,王献之不仅仅是书法艺术水平能力差的问题,而且其学习书法艺术的指导思想和方法有问题,其书品人品有问题。王献之是怎样“成学”的呢?“以斯成学”的。“斯”是什么呢?“粗传楷则”“未克箕裘”,“假托神仙”“耻崇家范”。“粗传楷则”说明了王献之学习书法艺术的效果,仅仅只掌握了王羲之书法艺术中的一些大概的规范规则;“未克箕裘”说明了王献之学习书法艺术的学习方法有问题,没有掌握王羲之书法艺术必需必备的基本的技能技巧;“假托神仙”说明了王献之的书品有问题,他在用谎言欺骗大家;“耻崇家范”说明了王献之的人品有问题,是一个为了书名而不讲伦理道德的人。最后的结论是:“以斯成学,孰愈面墙”。

孙过庭的《书谱》中还有这样一段记载:“谢安素善尺牍,而轻子敬之书。子敬尝作佳书与之,谓必存录。安辄题后答之,甚以为恨。安尝问敬:‘卿书何如右军?’答云:‘故当胜。’安云:‘物论殊不尔。’子敬又答:‘时人那得知!’”这段话的意思是:谢安平常喜欢尺牍,谢安的尺牍也写得很好,但是对王献之的尺牍却不十分看重。王献之曾经书写了数幅自己认为很不错的尺牍送给了谢安,内心在想,这些书作谢安一定很赏识,定会将它收藏起来的。谢安收到王献之的尺牍后,总是在书作后边题写几句话后再还给王献之,王献之对此很是伤感。谢安曾经问王献之:“你的书法与你父亲王羲之的书法相比怎么样?”王献之回答:“应该超过我的父亲王羲之。”谢安说:“除你自己以外别的人对你和你父亲书艺的看法可不是这样看的。”王献之又回答:“现在的人,他们哪里知道那么多!”王献之虽然权且以“时人那得知”这句话将谢安对自己的批评堵了回去,但是从孝道这一伦理道德规范来说,不也太过分了吗?

“时人那得知”,是孙过庭这一段文字的核心,是孙过庭对中国书法没有评判品评标准这一问题的深刻揭示。按说孙过庭完全可以直接将这一问题说出来,但是孙过庭却没有做这样的简单处理。司马迁《史记》中写典型人物时,最擅长的就是这种写法。如李斯、陈胜、项羽等都是通过故事对话去反映和表现他们的认识和思想,以给读者留下深刻影响。熟读了《史记》,深谙司马迁的孙过庭也采用了文学手法,他通过王献之给谢安送书,谢安发问这样一个故事情节,通过谢安与王献之的问答对话将其反映出来。该对白仅仅数十字,却将谢安和王献之二人的思想认识,内心情感表现得淋漓尽致。谢王对白,一问一答,字数不多,太精彩、太绝妙了。它揭示出了中国书法评判品评中的一个最大盲点:中国书法的评判品评没有客观标准。既然没有客观标准,就可以不尊重事实,就可以不要事实,谁优谁劣想怎么评就怎么评。

王献之为了书名不尊重客观事实,在说假话。王献之其所以不尊重客观事实,其所以敢说假话,自有他的道理。王献之很聪明,他看出了书法的评判没有标准,完全是凭人去说,因而他就大胆地加以利用和发挥。在谢安面前,王献之很老实,不拐弯抹角,将自己的想法、看法都直白地说了出来。“时人那得知”是中国书法评判品评的黑洞,这也是王献之敢于自称胜父的理论支持,也是王献之将自己的书作多次送给谢安,希望谢安能对自己的书作给以赞赏的原因。他认准谢安是一位“贤者”,他将自己书名的希望寄托在了谢安这位具有相当社会影响力的大“贤者”身上,只要谢安肯稀里糊涂“改观”说好,其他人就会跟着说好,自己的书名也就有了。结果是谢安不吃他这一套,不肯给他面子。不但如此,谢安还通过问话的形式批评了王献之。王献之不但“甚以为恨”,且被问急了,这才将自己的底牌“时人那得知”摊了出来。这张底牌是一张王牌,威力果然很大,谢安无话可说了。

从书法评判的角度去说,王献之打出的这张王牌是书法评判品评中最为重要、最为核心的问题,也是书法评判品评中的一个最大盲点。中国书法评判品评的依据应该有标准,而事实上是中国书法的评判品评没有标准。“时人那得知”这张王牌不但堵住了谢安,同时也难住了孙过庭。

谢安没有因为“时人那得知”这张王牌而改变自己对二王书艺优劣的基本看法,孙过庭同样没有被这张王牌所折服。“时人那得知”是一个复杂问题,这个复杂问题一时说不清,那就暂时先不说。从这一方面不好说,就改换角度从另一面说。孙过庭避开了这个问题,说另外一个问题。说什么?说伦理道德问题。这个问题有定论,有标准和规范,且大家都认可遵守。王献之的言论违背了道德规范,道德规范与书法规范相比,道德规范是大前提,大前提错了,就可以否定小前提。孙过庭的道理是,一个不讲道德规范的人,其诚信必然有问题,诚信有问题,“胜父”之说就有问题。孙过庭如此行文既避开了“时人那得知”这一复杂问题,又未中断对王献之的批评。

王献之是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的书法是跟他父亲学习的,他的书艺水平不及他的父亲,大家都是这么看的。为了书名,也竟敢对谢安说自己的书艺水平比父亲王羲之的高。当谢安提出,别人不这么认为时,他又抛出了“时人那得知”这张王牌。关乎书法的大事、要紧事时人们怎么知晓?好一句“时人那得知”!对后世书法家、书评家该有多么大的启示?王羲之、王献之是父子关系,为了书名父子之间的竞争尚且如此,别的书法家们的竞争就可想而知了。

2.米芾的“两盆污水”米芾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名气不为之不大,看看其在《海岳名言》中是怎样评说自己和自己的两个儿子的,又是怎样评说别的书法家的。现选段摘句如下:

“吾书小字行书,有如大字。唯家藏真迹跋尾,间或有之,不以与求书者。心既贮之,随意落笔,皆得自然,备其古雅。壮岁未能立家,人谓吾书为集古字,盖取诸长处,总而成之。既老始自成家,人见之,不知以何为祖也。”

“江南吴、登州王子韶大隶题榜有古意,吾儿友仁大隶题榜与之等。又幼儿友知代吾名书碑及手大字更无辩。”

“欧阳询“道林之寺”,寒俭无精神。柳公权“国清寺”,大小不相称,费尽筋骨。”

“字之八面,唯尚真楷见之,大小各自有分。智永有八面,已少锺法。丁道护、欧、虞笔始匀,古法亡矣。柳公权师欧,不及远甚,而为丑怪恶札之祖。自柳世始有俗书。”

“唐官诰在世为褚、陆、徐峤之体,殊有不俗者。开元已来,缘明皇字体肥俗,始有徐浩,以合时君所好,经生字亦自此肥。开元已前古气,无复有矣。”

“唐人以徐浩比僧虔,甚失当。浩大小一伦,犹吏楷也。僧虔、萧子云传锺法,与子敬无异,大小各自有分,不一伦。徐浩为颜真卿辟客,书韵自张颠血脉来,教颜大字促令小、小字展令大,非古也。”

“柳与欧为丑怪恶札祖,其弟公绰乃不俗于兄。筋骨之说出于柳,世人但以怒张为筋骨,不知不怒张,自有筋骨焉。”

“世人多写大字时用力捉笔,字愈无筋骨神气,作圆笔头如蒸饼,大可鄙笑,要须如小字,锋势备全,都无刻意做作乃佳。自古及今,余不敏,实得之。榜字固已满世,自有识者知之。”

“石曼卿作佛号,都无回互转折之势,小字展令大,大字促令小,是张颠教颜真卿谬论。盖字自有大小相称,且如写“太一之殿”,作四窠分,岂可将“一”字肥满一窠,以对“殿”字乎!盖自有相称,大小不展促也。余尝书“天庆之观”,“天”、“之”字皆四笔,“庆”、“观”字多画在下,各随其相称写之,挂起气势自带过,皆如大小一般,真有飞动之势也。”

“欧、虞、褚、柳、颜,皆一笔书也。安排费工,岂能垂世。李邕脱子敬体,乏纤浓。徐浩晚年力过,更无气骨。皆不如作郎官时《婺州碑》也。《董孝子》、《不空》,皆晚年恶札,全无妍媚,此自有识者知之。”

“颜鲁公行字可教,真便入俗品。友仁等古人书,不知此学吾书多,小儿作草书,大段有意思。”

从以上文字可以看出,米芾说到自己和自己的两个儿子时,都是选好的说,论及别人时总是能找出各种理由将其否定。诸如欧阳询、柳公权、智永、丁道护、虞世南、陆柬之、徐峤之、唐明皇、徐浩、张旭、石漫卿、褚遂良、颜真卿、李邕等这些被后世所推崇的大家,米芾均以无精神、非古也、乏纤浓、岂能垂世、更无骨气、全无妍媚、俗、恶等予以否定。《海岳名言》中一次性点名诋毁了唐代十四位书法家,其中包括倍受后世推崇的颜真卿、柳公权两位大家。理由很简单,就是“恶”与“俗”。从而得出的只有一个结论:人不如己。

《海岳名言》中论及别人不好时,用的最多的也是最毒的两个字就是“恶”与“俗”。这应该就是米芾的“杀手锏”。“恶”与“俗”的具体含义是什么?米芾未说。但这两个字的功能和作用却非同小可,如同两大盆污水,只要泼到哪位书家的身上,那他就算倒了大霉了。与之相应,任何一位书评家,只要端起这两大盆污水想往哪一位书法家身上泼就往哪一位书法家身上泼,只要泼到了他的身上就足以把他搞倒搞臭。大家一定没有忘记,几年以前,中国书坛的一些“丑”书家,只端起了一盆污水,只用了一个“俗”字就将王羲之打翻在地,搞臭了。还有现今的书法展事赛事中我们的一些评委,惯用的就是“俗”这把“杀手锏”,他们的嘴里只须吐一个字“俗”,一些传统功力深厚的优秀作品便被逐出了展事赛事的圈外。从这个意义上说,米芾在中国书法评判史上是开了一个很坏的头。二、昨天中国书法评判的实质

1、锯、锤子、剪子比本领《锯、锤子、剪子比本领》是过去小学的一篇课文,说的是锯、锤子、剪子兄弟仨平时各干各的活,有一天哥仨个吵了起来,互不服气,都觉得自己的本领大,提出要比本领,要分个本领大小,见个高低。锯说:我能将木头锯成板,人们用我锯的板如何如何,你们哥俩不行吧,还是我的本领大。锤子说:我能将铁打成钉,如何如何,你们哥俩不行吧,还是我的本领大。剪子说:我能将布裁成衣,如何如何,你们哥俩不行吧,还是我的本领大。哥仨各有各的说法,各有各的道理,争来争去,不分高下。当时老师告诉我们,锯、锤子、剪子的本领都大都不大,各有各的用处。

2、锯、锤子、剪子比本领的实质

锯、锤子、剪子比本领是众多类似这样的现象中的典型事例,透过锯、锤子、剪子比本领这一典型事例的现象,看看锯、锤子、剪子比本领这一现象的实质:

第一,没有统一标准。锯、锤子、剪子各说各的本领大。

第二,没有裁判。没有第三者为他们评理。第三,一厢情愿。各自的道理对方都不认可。第四,无评判结果。不分高下,本领都大都不大,各有各的用处。

3、昨天中国书法评判的实质

第一,没有统一标准。谁想怎么评就怎么评。第二,没有裁判。怎么样于自己有利就怎么样评,评对评错无需裁定。

第三,一厢情愿。谁想评就评,谁想评谁就评谁。

第四,无评判结果。甲的结论,乙可以否定,乙的结论丙同样可以推翻。三、昨天中国书法评判的启示:

由于中国书法的评判没有统一标准,书法连同它的评判又与社会名利密切相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目的、有不同的评法,其中真真假假,是是非非也就不容易说清了。历史上任何一位书法家,说他好,可以找到评说的依据,说他不好,同样可以找到评说的依据。肯定它容易,否定他也很容易。各有各的说法,各有各的道理。中国书法评判的昨天留给我们的就是这样一笔糊涂账。通过对昨天中国书法评判的总结,可以得到以下三点启示:

第一,昨天中国书法的评判是一种“锯锤相较”的评判模式;

第二,中国书法的评判从一开始就误入了一个怪圈,而且长此以往,不能自拔;

第三,只要客观的书法评判标准缺位,书法的评判就不可能公平、公正。

中国书法从诞生之日起,书法的评判一日都没有终止过。由于中国书法的评判缺少了最为关键、最为重要、最为核心的客观的评判标准,中国书法的评判只能是胡评、乱评、瞎评。透过锯、锤子、剪子比本领的现象,看一看锯、锤子、剪子比本领的实质,再透过昨天中国书法评判的现象,看一看昨天中国书法评判的实质。不比不知道,一比很可笑。昨天中国书法的评判原来玩的是“锯、锤子、剪子比本领”的游戏。

书讯

《中国书法品评》一书,是一部实用性很强的书法艺术思想理论著作,该书以中国书法评判标准为核心,揭示了以往中国书法艺术思想理论中的诸多误导误解,客观真实地解读了中国书法艺术,可使学书人在学书的道路上少走弯路。该书2010年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引起了书法界极大的震动,深受广大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好评。2011年荣获陕西省文艺评论三等奖。书价:58元,含邮寄费60元。

另外,《大秦帝国文明探秘》一书,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发行。书价:42元,含邮寄费45元款到寄书(开户行:交通银行陕西省分行含光路支行,帐号:62226008

10016160038)。联系电话:029—85351045手机: 18700875517联系人:郑女士

写在前面的话

陕西是书法大省但不是书法强省,陕西的书法理论研究在全国更是比较滞后。陕西省考试管理中心干部王根权先生致力于推动陕西“书法强省”,近年来创建了“中国书法评判标准”,不断呼吁在陕西创建“中国书法学院”,抢占全国“书法文化产业教育高地”。

王根权将理想付诸行动,希冀改变陕西“书法理论研究”后进局面,近年来他创造性地撰写了8部书法理论专著,被誉为“陕西最高产的书法理论书法家”。其《中国书法品评》(陕西人民出版社)一书提出了“中国书法评判标准”,在全国引起轰动,被誉为“中国书法作品打分第一人”;2010年其《书法通识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被教育部列入全国中等职业院校书法教育教材;如今,王根权的《书谱·品评》(人民日报出版社)一书已经编辑完毕,即将出版发行。

《书谱》是初唐时期孙过庭的大书法代表作。虽然文约字简,只有3500余字,但却是一篇千余年来传诵极广的书学名著,宋代以降,凡是研习书法者,特别是习草书者,无不对其手摹心追,奉为圭臬。它不仅是千古临摹的草书名帖,而且还是一部书、文并茂的书法理论著作。书中提出了“执”、“使”、“转”、“用”等基本运笔方法,以及“疾速”、“劲速”、“迟重”、“淹留”等基本技法,并在书法本体、渊源、情性、鉴赏等方面做出了经验总结,奠定了中国书法理论的基本框架,唐代以后的习书者大都要从中探求书法的奥秘与技巧。但是在当代书坛,很多人却读不懂《书谱》,一些所谓的“书法名家”甚至不知《书谱》为何物,更别说潜心研究了。王根权在《〈书谱·品评》一书对《书谱》逐字逐句进行了注释,并分篇分章进行了品评,使《书谱》不再是“天书”。适合做大学读本和书法家研究使用。

《三秦都市报》“中国书法品评”是全国首份书法品评周刊,致力于书法理论的普及。为此,从本期起,将陆续摘录部分章节,以飨读者。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