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坑人的博客

传家有道惟存厚 处世无奇但率真

 
 
 

日志

 
 

苏洵教子成大家  

2017-06-17 15:25:55|  分类: 苏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苏洵教子成大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22ae2e0102x4w8.html

苏洵教子成大家

苏洵(1009—1066年)字明允,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人,宋代著名的古文家。他和他的两个儿子苏轼、苏辙,在当时都很有名望,被称作“三苏”。
 
大器晚成的苏老泉
 
古《三字经》说:“苏老泉,二十七,始发愤,读书籍。”
“苏老泉”就是苏洵。相传苏洵二十七岁才开始发愤读书。参加进士考试落榜后,没有灰心丧气,反而更加刻苦学习。他曾熟读经史百家著作,写起文章来下笔千言,顷刻而就。宋仁宗嘉佑年间,他的文章经翰林学士欧阳修推而著名于世,一时间许多学者、文人都去模仿。
苏洵曾任秘书省校书郎、霸州(今属四川省)文安县主簿。后来参与编著礼书,写作《太常因革乱》一百卷。书成后就死去了。
苏洵的散文笔力雄健,议论风发,颇有气势,是继承《孟子》和韩愈论文的传统和风格而形成的。他的叙事文较少,史论和政论都很有名。这些文章观点明确,论据充实,语言精炼,善于反复辩析,很有说服力。主要作品《权书》、《论衡》等篇,纵谈古今形势及治国用兵之道,带有战国纵横家的色彩。著有《嘉佑集》。
 
“言必中当世之过”
 
苏洵的两个儿子苏轼、苏辙,自幼潜心苦读,通习百家之文,后来都成了杰出的文学家;尤其是苏轼,成就更为卓著,不仅散文、诗词名震天下,就是书法、绘画也属稀世珍宝。苏氏兄弟能获得如此非凡的成功,除了他们自己的努力之外,其中也有父亲苏洵的一份辛劳。
苏洵年少时并没有下苦功读书,曾经荒废了一段宝贵的年华。鉴于这方面的深刻教训,他对两个儿子及早就进行了精心培养。
还在苏氏兄弟幼年时期,苏洵就开始认真教他们识字读书了。并经常谆谆教诲他们,要知书达理,学成文韬武略,将来好成就一番事业。
那时,苏家的藏书相当多,一有机会苏洵就领着苏轼、苏辙到书房去学习。从先秦百家著作,至两汉诗赋、唐代散文以及当朝欧阳修的作品,都一篇一篇地教两个儿子诵读、书写,而后又逐字逐句地给他们讲述。苏洵壮年以来博览群书,见识深广,对各家著作都很有研究。因此,他的讲述往往简炼、准确、精当,能抓住要害。加上“二苏”聪颖好学,没几年功夫,前人的许多经典著作他们都已经学通了。
苏轼、苏辙年龄稍长,苏洵便开始辅导他们写文章了。他反复告诫两个儿子说:
“写文章要有自己的真知灼见,切不可因袭他人;要‘言必中当世之过’,像五谷能充饥、良药可治病一样,能解决实际问题。”
苏洵最反对那样浮华不实的“时文”,十分崇拜司马迁、韩愈和欧阳修等人的著作,时时要求儿子去学习他们文章的写作技巧。苏轼十来岁时,苏洵就叫他做《夏候太初论》这样难度较大的论文,结果苏轼竟一气呵成,写得特别成功。文中有“人能碎千金之壁,不能无失于破釜;能搏猛虎,不能无变色于蜂虿”一类的警句,苏洵看了赞叹不已。
他还常向两个儿子模拟韩愈、欧阳修的文章,他们都模拟得很好。于是,他曾高兴地说:
“此子他日可能有所作为!”
 
送儿子拜师求教
 
苏轼、苏辙稍大一点儿以后,苏洵考虑到应该让两个儿子去从师学习了。他便四处查访良师,想送他们去深造。
当时,他的家乡眉山地区有个叫刘微之的先生,在郡城西的寿昌院做教授。这位刘先生学问精深,见识广博,待人谦恭,礼贤下士,很有一套为师治学的办法。当地许多有学问的人都出自他的门下。
苏洵了解到这一情况以后,便领着苏轼、苏辙前去拜刘微之做老师。到了寿昌院,他向刘先生恳切地说明了来意,又唤了两个儿子过来叩见了老师;末了,还向刘先生一一介绍了兄弟俩的人品、学业,希望多加指教。
苏氏兄弟在刘微之那里虚心求教,终日勤学苦读,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为此,刘微之对他俩格外器重,平素写了诗文也喜欢让他们给提提意见。
有一次,刘先生写了一首《鹭鸶诗》,结尾两句是:“渔人忽惊起,雪片逐风斜。”苏轼看了,觉得不大妥贴,就对老师说:“先生,这首诗总的说来是首好诗,只是这结尾还有些不大明朗,叫人猜想不到‘雪片’的归宿。是否改作‘雪片落蒹葭(jian jia阴平)’好一些呢?”
刘微之听罢,拍手道好,并且十分感叹地说:
“奇才,奇才啊!看来我是当不了你们的老师了!”
 
特撰《名二子说》
 
两兄弟渐渐长大成人了,做父亲的苏洵对他们寄予殷切地期望。为了进一步勉励他们奋发上进,他特地写了一篇《名二子说》,送给他俩兄弟:
“轮辐盖轸(),皆有职乎车,而轼独若无所为者。虽然,去轼则吾未见其完车也。轼乎,吾惧汝之不外饰也。
“天下之车,莫不由辙,而言车之功,辙不与焉。虽然,车仆马毙,而患不及辙,是辙者祸福之间。辙乎,吾知免矣。”
这篇不足百字的短文,是苏洵借给两个儿子取名而引申,揭示“轼”和“辙”这两个名字比喻的含义,表达对儿子的期冀和告诫。
苏轼自幼聪慧过人,读书过目不忘,作文落笔惊人。父亲担心他锋芒太露,不刻苦耐劳,就以“轼”--车前用作扶手的横木来象征他。于是,在文章中说:轼啊!你不要像车前那根无所作为的横木.外露而不加掩饰,没有多少真本事。
苏辙性格温良,处事谨慎,父亲对他是放心的,就以“辙”--车子运行留下的轨迹来象征他。于是,在文章中说:辙啊!我知道你温良谨慎,处在福祸之间,你不会出差错的。我希望你保持你的长处。苏洵的这篇《名二子说》,言简意赅,在极其凝炼的文字中,包含着非常丰富的内容。
 
带儿子拜访名师大家
 
我国古人主张“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苏洵一向不大赞成闭门读死书,他希望儿子也能像他自己一样,游历天下,增加阅历。因此,当苏轼二十一岁,苏辙十九岁的时侯,他便亲自带他们出川游览,拜访名师大家,增广见闻,开扩眼界。
苏洵有才学出众的两个儿子,自然是非常高兴,对他们寄予殷切的期望。只可惜家乡四川眉山地处偏僻,没有“伯乐”,无人识得这几个“千里马”。
苏洵知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于是,他千方百计地要寻找“伯乐”。后来,听说成都有个张方平,非常爱惜人才,一时名重天下。他就领了两个儿子,跋山涉水,晓行夜宿,从眉山一直赶到成都去拜见此人,要他举荐。
张方平真是个热心肠。他认真地读过了这父子三人是文章,十分惊讶,不禁暗暗赞叹。于是,他把“三苏”叫到会客厅,郑重其事地说:
“你们不愧为奇才,推荐给一般的人不行。必须举荐给当今第一人,才不致委屈了你们!”
张方平所说的“当今第一人”正是当时的文坛领袖、翰林院大学士欧阳修。
张方平设宴招待了父子三人之后,就给欧阳修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举荐信,同时再三建议苏氏父子三人一同进京应考。他还不惜花费,亲自派人将他们一直送到京师。
欧阳修更是个珍惜人才的热心人,他见苏氏父子千里迢迢来到京师,格外感动。阅过了张方平的荐书,了解到张方平对“三苏”十分推崇之后,他便急不可待地要看他们的文章。还没有完全看完,就不禁拍案叫绝:
“笔挺韩(愈)筋,墨凝柳(宗元)骨,后来文章当属此三人矣!张方平可谓举荐得人。”
欧阳修当着“三苏”的面,把他们称赞了一番,未曾多留,就领他们去见当时的宰相韩琦。韩琦见了苏氏父子,也很高兴。看了他们的文章,感叹地说:
“议论风发,文字优长,倘能为国家出力,真是朝廷的福气了!”
从此以后,“三苏”的才名便轰然传遍了京城。
 
“莫道登科难,小儿如拾芥”
 
本来,苏洵原打算和儿子一起参加考试。但临近考试时,苏洵托病没有去参加考试。人们动员他,他也没有听从。其原因大概是觉得:父亲与儿子同入考场,自古罕见;再说年轻时曾屡屡应试,屡屡名落孙山,怕此次万一还不中,岂不贻笑大方?
1057年举行的进士考试结束了,苏轼、苏辙同时名列前茅,考得十分顺利。欧阳修拿着他们的文章给别人看,并且说:
“恐怕到了三十年以后,人们只知道有苏文,不知道有我欧阳修的文章了!”
当时的仁宗皇帝也看重苏氏兄弟的文才,朝罢回宫,他喜形于色地对太后说:
“我今日得二文士,是四川的苏轼、苏辙。可惜我老了,恐怕不能对他们多加重用,只好留给后人了。”
不久,便对兄弟俩分别委任了官职,叫他们各显身手去了。
苏洵没有参加考试,人们无不为之遗憾。但是,由于他的威望高,才气也大,因而朝廷也还给了他个秘书省校书郎的职位。
比起父亲来,苏轼、苏辙的科场考试那是顺利多了,容易多了。苏洵有感于此,曾作了下面这样一首小诗:
 
  莫道登科易,老夫如登天。
莫道登科难,小儿如拾芥(小草)。
 
常言道:“会者不难,难者不会。”苏轼、苏辙的学识,看来比父亲苏洵更深厚,更扎实。而他们的文学成就,最远远超过了父亲。
儿子胜过了老子,作为父亲的苏洵当然觉得脸上光彩,心里也甚为得意。那“莫道登科难,小儿如拾芥”的诗句,就流露出了一种难以掩饰的自豪感。
这不正是他所殷切期望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