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坑人的博客

传家有道惟存厚 处世无奇但率真

 
 
 

日志

 
 

姓和氏的关系  

2017-06-09 09:57:17|  分类: 国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姓和氏的关系

 

大家知道,现在,通常情况下,一个人的姓是不会变的。我们常在媒体和一些公文里,看到一连串人名的排列,常有“按姓氏笔划为序”的说法。

但是,在先秦的文章里,一些人物名字常常变来变去,阅读时常被搞得稀里糊涂,一头雾水。近日翻《百家姓》,发现各种姓的来历,特别有趣,与我们现在理解的姓完全不同。于是,就找各种资料学习。结果发现,现在,我们把姓氏当作了一个统一的概念,而在先秦,姓和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是严格区别的。

宋代郑樵《通志·氏族略》云三代(夏商周)之前,姓氏分而为二。男子称氏,妇人称姓。氏所以别贵贱,贵者有氏,贱者有名无氏 ……姓所以别婚姻,故有同姓、 异姓、庶姓之别,氏同姓不同者,婚姻可通;姓同氏不同者,婚姻不可通。” 清代顾炎武《日知录·原姓》云战国时人大抵称氏族,而汉人则通谓之姓。



简言之,先有姓,后有氏。起源于母系社会,起源于父系社会。在先秦时代,以女子为传承中心的宗族称姓,以男子为传承中心的宗族称氏。姓用来表示母系的血统;氏为同姓衍生的分支,本为同姓各部落的名称,后来则专指部落的首领。男子称氏,女子称姓。姓明婚姻,世代不变。氏别贵贱,随时更移。

 

姓的起源 

姓,所代表的是氏族的血统,是源于同一女性始祖的具有共同血缘关系的族属所共有的符号标志。它最早是氏族图腾标志,有了文字后,才形诸文字。

远古时代,家族、氏族尚未产生,人类生活在一种游猎与原始游群状态中。当时没有确定的婚姻关系,也没有真正的家庭组织。经过长期发展,原始的游群逐渐发展成为一种较高的家庭形态,即母系氏族社会。在这种社会组织中,男子外出渔猎,漂泊不定,而女子则能定居一方,从事采集工作。由于男女没有特定的配偶,其子女只知有母,不知有父,母亲便成为后嗣唯一确认的尊亲

据中国古代的神话和传说,女娲是人类的始祖之一。《淮南子》说,她“人首蛇身”,曾因“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而“炼五色石以补苍天”。这一传说反映了原始社会母权制的巨大影响,即在这种氏族中,姓产生于母——“姓”字本身就由“女”和“生”二字合成。

姓和氏的关系
     甲骨文“姓”字

 姓,会意字,从女,生声。“女”为女性、女人;“生”为生育、出生。“女”“生”为姓,其本意即为一个人的姓取决于生母。姓的甲骨文中,“生”像植物萌芽的样子,表示万物生生不息,正如人类代代相传。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云“姓,人所生也。古之神圣,母感天而生子,故称天子。从女从生,生亦声。春秋传曰天子因生以赐姓。”  《三坟》云“男女媾精,以女生为姓。”班固在《白虎通德论》卷九中也同样阐明了姓“女”、“生”的本意:“姓者,生也,人禀天气所以生者也。”这些引语都说明,姓与“生”俱来,“女”即“母”,一个人的姓取决于生母。

中国最古老的一些姓多为女旁字,姬、妫、姒、姚、姜等,都或从女旁,或含女字;如姬,黄帝就是姓姬;如姜,炎帝就是姓美女姜;这些都是很古老的姓。因生为姓,也就是以氏族最初的血缘之始来命姓,所以姓是固定不变的。由于姓是氏族的图腾,我们看到许多以地命姓的例子,如黄帝“居于姬水,故为姬姓”,如炎帝居于姜水,故为姜姓舜居于妫汭之水滨,故为妫姓,实际上是他们生于居于姜水、妫水之滨的氏族部落,这水名就是以其氏族部落的女性始祖的名字命名的。因此,姓是区别血缘的,是宗族的根本族号。 

顾炎武根据《春秋》,考得秦汉以前的二十二个姓(《日知录》),如周王室和鲁、晋、郑、卫、燕、虞、虢、吴、随、巴等封国都是姬姓,齐、申、吕、许等国是姜姓,秦、徐等国是赢姓,楚国是芈姓,殷人后裔的宋国是子姓,夏人后裔的越国是姒姓,传说中虞舜后裔的陈国是妫姓等等,这大致可以反映西周至春秋时代姓的情况。这些姓究竟如何发生,时人已不能详考,只有一些零碎的历史传说。譬如《国语·晋语》云“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周语》云“我姬氏出自天鼋”。

 

氏的起源

慢慢地,人类由母系氏族社会过渡到父系氏族社会,随着同一祖先所繁衍的子孙越来越多,可地方就这么大,可供养的人口有限。怎么办?于是一个部落就分出很多支系,迁到别的地方去生活。各个分支除了保留姓以外,为了相互区别以表示自己的特异性,便取一个称号作为标志,这样就产生了也就是说,是一个家族所有后代的共同称号,则是从姓中派生出来的不同支系。因此,氏,是姓的支系,是姓族的分支标记,是源于同一父性始祖的被分出去的各支系的符号标志。

 氏,是部落、宗族的分支,是小宗(支系)的族号,子孙分支,就以氏来区别。他们的姓不变,而以分支的国、邑、地、官、谥、字、业等各自为氏以示区别。小宗(分支)的划分,有其基本原则,就是“别子为祖,继别为宗”,子孙分出,以其祖为祖,自为小宗。分支后繁衍后代,他就成了本支的祖,他的子孙分别为更小的宗,并且各自为氏以示区别。 比如,周王姓姬,儿子分嫡子、庶子,正妻生的是嫡子,其他妻生的是庶子,嫡子继承姓,继承王位,其他的二十多个儿子称王子某,不能继承王位,分封小国,为侯,以国名做为他的氏,称姬姓某氏。小国的嫡子继承侯和氏,其庶子又被分封一地,为伯爵或为子爵,所分封地名又成为他的氏,如是等等。

《资治通鉴·外记》云“姓者,统其祖考之所自出;氏者,别其子孙之所自分。”段玉裁注《说文解字》云“姓者,统于上者也;氏者,别于下者也。” 《国语·周语》云“姓者,生也,以此为祖,令之相生,虽不及百世,而此姓不改。族者,属也,享其子孙共相连属,其旁支别属,则各自为氏。”就是说,“姓”是比“氏”更大的概念,是整个大部落血缘关系的标志,是一祖之宗;而“氏”从属于“姓”,是较小的、派生的氏族。因而,先有姓,后有氏,姓是氏之本,氏由姓所出。

 

姓和氏的区别

姓是代表有共同血缘关系种族的称号,氏则为由姓衍生的分支。姓的起源比较古老,形成以后非常稳定。氏却不然,相对姓来说,它是后起的,随着各种历史条件的影响出现不断的变更。《左传·隐公八年》中有一段话,清楚地揭示了姓和氏的关系:

天子建德,因生以赐姓,胙之土而命之氏。诸侯以字为谥,因以为族;官有世功,则有官族;邑亦如之。

意思是说,天子建立有德之人为诸侯,根据他的出生地赐姓,分封土地而又根据封地命名氏。诸侯对于卿大夫,以其字作为谥号,后人便当作族号;世代担任某一官职而有功者,就以官名为族号;也有以封邑作为族号的。

到了周代,姓氏制度已相当严密,成为宗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每个人一生下来,姓是早就确定好了的。但只有贵族才有氏,平民无氏,因为氏是辨别贵贱而为贵族独有的标志。《通志·氏族略》云三代(夏商周)之前,姓氏分而为二。男子称氏,妇人称姓。氏所以别贵贱,贵者有氏,贱者有名无氏。”在周代,贵族男子作为氏族的主体和代表,只称氏而不称姓。这时只有贵族才有姓氏,平民和奴隶是没有姓氏的。

关于氏的具体命名方法,如前所引《左传·隐公八年》:

天子建德,因生以赐姓,胙之土而命之氏。诸侯以字为谥,因以为族;官有世功,则有官族;邑亦如之。

可以说是氏命名的一个纲,如:


     天子的子孙称谓有一套规定:周天子的嫡长子将来继承王位,称为太子,其余的儿子统称王子,王子的儿子称王孙,王子和王孙统称王族子弟。

诸侯以受封的国名为氏,如:陈氏、宋氏。

诸侯的子孙在称谓有一套规定:诸侯的儿子除了太子外均称公子,公子的儿子称公孙,公子和公孙统称公族子弟。

王族和公族可以封国为氏。公孙的子孙不属于公族,他们以其祖父的名或字为氏,也可以其他方式命氏。

卿大夫分为两种情况:

1)以职官为氏,如:师氏、史氏、卜氏、祝氏、巫氏、士氏、司马氏、司空氏、中行氏、陶氏、籍氏;

2)以所受封邑名为氏,如晋国的韩氏、魏氏、赵氏、范氏、知氏。

另外,还有以居住地为氏的,如:东郭氏、南宫氏、百里氏、柳下氏;还有以父亲的字为氏的,以技艺为氏的,以祖先的谥号为氏的,如是等等,不一而足。

这样,大量不同的氏就由此产生了,其数量远远超过姓的数量。因此,先秦时期保留下来的姓只有30多个,保留下来的氏却有千余个。

在这一时期,是固定不变的,而却时常变化,有时还变化相当频繁,因为氏别贵贱,随时更移。因此常常出现同姓不同氏,或姓虽不同,氏却相同的现象,即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也可有不同的氏。不少封国和官职也成了氏的名称,封国和官职可以世袭,氏也就随之可以世袭了。一旦封国和官职失去后,氏就开始演变成家庭的标志。这时,产生了大量的氏,也消失了大量的氏。氏的这些变化往往反映了贵族的地位和职权的变更。

尤其是诸侯公室和卿大夫,有的不仅上一代和下一代不同氏,而且一个人前后可以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氏。氏的这种变化更替,往往反映了贵族内部各派力量在政治斗争中的此起彼落。一个贵族男子一生中可以有几个氏,因而在称谓上呈现出复杂多变的情形。

如春秋中期,晋国有位大夫,仅见于《左传》的称谓就有九种之多。九种称谓分别是:会、季氏、武子、士会、士季、随会、随武子、范会、范武子。如果不明白这位大夫前后曾有过三个氏,便很不容易弄清这么多不同的称谓指的都是一个人。士、随、范是氏。士,出自其祖先曾担任过士的职务,是以官名为氏。随、范分别是这位大夫先后受封的两个采邑,是以封邑为氏。其余,会为名,季为排行,武为谥号。懂得这些,就不难理解那九种称谓只不过是一个人的不同叫法而已。

又如战国中期的著名法家商鞅,他原本是卫国公孙后代,所以又叫卫鞅和公孙鞅,秦国封他为商君后,他又称为商鞅。

 

男子称氏 女子称姓

男子称氏,氏与名可以联称,但姓往往不与名联称,这也是后来氏最终演化成姓,并取代了原先姓的重要原因。

在书写时,姓、氏、名、字有自己的顺序,跟我们现代人的姓名书写习惯不一样。一般来说,男子的称谓中姓不论日常口头交流还是书写都不体现,记录时为氏++名的格式,如春秋时期秦国大将孟明视,他姓姬,百里氏,名视,字孟明,因此记录时就是百里孟明视

另外,当别人的面称呼其名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不管是当面还是背后,最好称呼其字,自称时可以称自己的名。

女子则称姓,位置一般放在名、谥号、排行、家族的氏、国名等的后面。如宣姜、王姬、长卫姬、秦嬴、声子等等。至于女子为何称姓,主要是明婚姻,古人很早就明白了近亲结婚的坏处,将在“姓明婚姻”部分说明,此处不详述。

贵族女子在婚前婚后、生前死后,有种种不同称呼的方法,无论怎么称呼,必须带上姓。举例来说,一个出生于齐国公族的女子,一般就叫做齐姜;若是嫁给鲁国国君,就可以叫做鲁姜;死后又可以用在姓上冠以配偶或本人的谥号来称呼,鲁桓公的妻子死后叫文姜是她本人的谥号。

 

 姓明婚姻 

远古社会,男子外出渔猎,漂泊不定,而女子则能定居一方,从事采集工作。由于男女没有特定的配偶,其子女只知有母,不知有父。到了伏羲时期,人们渐渐对直系亲属之间婚配的恶果有了认识,同时也产生了区分不同地域人群的愿望,立姓氏、别婚姻的局面逐渐形成。太昊伏羲氏带头以“风”为姓,有了姓和氏之后,伏羲氏就开始规范“制嫁娶”,《路史》注引《古史考》云“上古男女无别,太昊始制嫁娶,以俪皮为礼;正姓氏,通媒约,以重人伦之本,而民始不渎。”据《通志》,太昊时规定“氏同姓不同者,婚姻互通,姓同氏不同,婚姻不可通。”从此,“姓”便成了家族系统的称号,同姓间不能通婚也成了一种无形的法律。到了周代, 礼不娶同姓被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通志·氏族略》云姓所以别婚姻,故有同姓、 异姓、庶姓之别,氏同姓不同者,婚姻可通;姓同氏不同者,婚姻不可通。”

姓和氏的关系

同姓之间不许通婚,是周代婚姻制度之一。 男女同姓,其生不蕃(《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同姓不婚,恶不殖也(《国语·晋语》),古人很早就懂得近亲婚配会产生不良后代的道理。为了辨别男女姓的异同从而决定嫁娶与否,在女子称谓中标明姓就是非常必要的了。贵族甚至对买来的姬妾侍女也要进行辨姓,如果无法知道,就用占卜来确定(参见《左传 ·昭公元年》)。周及鲁、晋等姬姓封国同姜姓齐国有世代通婚的传统,无疑是维系周王朝与异姓封国之间政治联系的一条重要纽带。姓与贵族婚姻之间的种种规定,乃是周代礼制的一项重要内容。

 

别贵贱

氏,是姓的支系,是姓族的分支标记,氏是源于同一父性始祖被分出去的各支系(庶子)的开氏始祖的符号标志,是大氏族、部落、部落联盟的称呼。 氏,是部落、宗族的分支,是小宗(支系)的族号,子孙分支,就以氏来区别。他们的姓不变,而以分支的国、邑、地、官、谥、字、业等各自为氏以示区别。在小宗(分支)的划分,有其基本原则,就是别子为祖,继别为宗,子孙分出,以其祖为祖,自为小宗。分支后繁衍后代,他就成了本支的祖,他的子孙分别为更小的宗,并且各自为氏以示区别。 比如说,周王姓姬,儿子分嫡子、庶子,正妻生的是嫡子,其他妻生的是庶子,嫡子继承姓,继承王位,其他的二十多个儿子称王子某,不能继承王位,分封小国,为侯,以国名做为他的氏,称姬姓某氏。小国的嫡子继承侯和氏,其庶子又被分封一地,为伯爵或为子爵,所分封地名又成为他的氏。如此等等。

到了周代,不少封国和官职也成了氏的名称。封国和官职可能世袭,氏也就随之可以世袭了。一旦封国和官职失去后,氏就开始演变成家庭的标志。在这一时期,是固定不变的,而却时常变化。因此往往出现父子同姓不同氏,或姓虽不同,氏却相同的现象,即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也可有不同的氏。氏的这些变化往往反映了贵族的地位和职权的变更。

 

姓氏趋同

在封建宗法制度下,氏族作为周王朝最基本的政治组织形式,其存在、发展乃至衰落的状况极大地左右着社会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个方面。

战国时期,各诸侯国之间相互征伐,出现了所谓“礼崩乐坏”的局面。随着宗法制度的崩溃,旧有姓氏体系也逐渐混乱,大量贵族沦为平民,而原先的平民阶层中有相当一部分地位上升,因此造成氏的下移、普及并稳定,由于稳定因此可以起到姓的基本功能别婚姻,出现了姓氏合一的倾向。

秦灭六国、统一全国,郡县制代替了裂土分封制,取消了世袭封土,也没有公、侯、伯、子、男等爵位,原来分氏的基础没有了,氏的代表贵贱的意义也就消失了,只剩下与姓相同的区别婚姻的意义,氏与姓就逐渐模糊,虽有区别,但已不严格,慢慢地与姓融合为一。 到了汉代,姓与氏已经趋于合一。西汉司马迁在写《史记》时,分不清先秦时期的姓和氏,甚至将姓和氏混同成一个概念。清初学者顾炎武在《日知录》中说:姓氏之称,自太史公始混而为一,《本纪》于秦始皇则曰姓赵氏,于汉高祖则曰姓刘氏,是也。其中甚至出现了孔子字仲尼,姓孔氏……”其实孔子原本姓子,孔是他的。但他把屈原的姓和氏分得很清楚,“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

汉末,姓与氏已经一体化了。至此,我国的姓氏体系基本上确立了下来,姓和氏完全融合不分,并且不再是贵族的专利,平民也能有姓氏了。于是,人们干脆把姓氏合二为一,开始成为姓氏的总称,亦即现代姓的真正含义。《通志·氏族略》云“秦灭六国,子孙皆为民庶,或以国为姓,或以姓为氏,或以氏为氏,姓氏之失,由此始……兹姓与氏浑为一者也。”




秦汉以后,新的姓氏产生的途径主要有以下几种:

1)为避祸而改姓;

2)为避帝王的名讳而改姓;

3)少数民族与汉族融合时,少数民族的部落名称演变成汉姓;

4)当某一姓氏的字有几种不同的写法时,往往演变成几种不同的姓氏。

     关于避讳。古代避讳的规矩很多,据《公羊传·闵公元年》云春秋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而被迫改姓大多是为避祸或避皇帝的名讳。商纣王时期的比干原本姓子,被害后他的儿子为避祸就在子后加了个字,改姓孙;司马迁遭受宫刑后,他的儿子有的在马前加了两点水,有的在司字的左边加了一竖,改成了姓冯或姓同……因避皇帝名讳而改姓的更是屡见不鲜,《通志·氏族略》中曾列举出不少:籍氏避项羽讳,改为席氏;庄氏避汉明帝讳,改为严氏;师氏避晋景帝讳,改为帅氏……”此外,还有因避汉宣帝刘询的名讳,姓荀的改姓孙;避汉文帝刘恒的名讳,姓恒的改姓常;避汉哀帝刘欣的名讳,姓欣的改姓喜;避汉哀帝父亲刘庆的名讳,姓庆的改姓贺等。

:《礼记?大传》:“别子为祖,继别为宗,继祢者为小宗。有百世不迁之宗,有五世则迁之宗。百世不迁者,别子之后也;宗其继别子者,百世不迁者也。宗其继高祖者,五世则迁者 也。尊祖故敬宗。敬宗,尊祖之义也。有小宗而无大宗者,有大宗而无小宗者,有无宗亦莫之宗者,公子是也。公子有宗道:公子之公,为其士大夫之庶者,宗其士 大夫之适者,公子之宗道也。绝族无移服,亲者属也。”
东汉学者郑玄注《礼记.丧服小记》,简明扼要地阐发了经文的奥义:
   诸侯之庶子,别为后世为始祖也。谓之别子者,公子不得祢先君也。别子之世长子为其族人为宗,所谓百世不迁之宗。

大意:别子为其后裔之始祖,继承别子的嫡长子是大宗,继承别子之庶子的是小宗。有百世不迁之宗,即大宗;有五世则迁之宗,即小宗。百世不迁的大宗,就是别子的嫡 长子那一支。继承别子的嫡长子那一支,就是百世不迁的大宗。只能继承高祖的宗,是五世则迁的小宗。因为尊祖,所以才尊敬嫡长子;而尊敬嫡长子,也就等于尊 祖。

《礼记?大传》:庶子不祭,明其宗也。庶子不得为长子三年,不继祖也。

大意:庶子不祭祖称,这表明祭祖称的事情应由宗子来做。作父亲的是庶子,就不能为其长子服丧三年,因为庶子不是祖称的继承人。

“别子为祖,继别为宗”,是指在周代的层级分封制下,嫡长子承袭父亲之君位(或侯位);未能继位的次子(或称公子、庶 子、支子),除留居父国担任某些要职者或未成年者外,其余将受封并世代食采于另地。在政治身份上,这些次子为世袭的诸侯或卿大夫;在父系亲属集团的世系上,他们被其后裔尊奉为始迁于该地的“始祖”;因其有“别”于继承君位的长子,故称为“别子”。到别子的第二代,其位亦由长子继承,遂成“继别”者,“继 别”者为其后裔尊奉为“宗”。此即祖、宗两字的由来和本意。因“继别”而形成之“宗”代代相传,永不中断,即《大传》“百世不迁之宗”之谓,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